林院长这才明白,秦平为什么不肯来发布会、记者会了。

    林院长已经有过几次,面对记者和镜头的经验。

    但是这时,当所有人的目光,以及摄像头,在一瞬间齐刷刷对准他的时候,不禁让他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,在飞速运转,要不要回答记者刚才的问题,要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探测器,回答不妥当,可是会引起舆论和国际纠纷的。

    他要是回答,那就是米国的探测器。

    那么,米国肯定会反问,你拿我家东西干嘛?

    难道林院长回答,我看你不爽,所以就拿了,怎么滴吧?

    这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心里是这样想的,当中媒体的面,却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林院长脑子飞速转动,道:“我们在火星上面,确实有捡到探测器,至于是哪个国家的,检验结果没出来,也没见到哪个国家申明是他的,所以暂时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就与他之前,在机场说的话相矛盾了。

    如果还不清楚是哪个国家的探测器,为什么在机场时,他会说三天之后会有探测器交接仪式呢?

    众多媒体记者,心里面或多或少,都冒出了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终于,还是有媒体记者忍不住,问出了这个疑问。

    “我在机场说的那番话,是龙国这方的态度,会在三日之后举行交接仪式,探测器是谁的,在这三日内与龙国有关方面尽快联系,三日之期一过,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探测器啦,龙国没有义务保存超过三天。”

    米国那边的高层,特别是米国老总,听到这番话之后,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我特么好好的探测器放在火星上,你丫的给我带走了,不但不还,还只给三天时间,好像是我们求你捡的一样。

    你把它放回去,放回去好吗?

    也因此,米国那边知道,龙国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或者说,秦平是故意,把探测器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其中的深意是什么,米国方面也明白。

    你米国不是说龙国登陆火星是假的么,那龙国现在把你米国的探测器带走了,你来不来取。

    来了,当着全世界的面进行交接,等于变相承认,龙国登陆火星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么他们现在散布的谣言,就全是假的。

    自己打自己的脸……

    哦,米国等西方国家,自打自脸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那没事了。

    是要舍弃探测器里积累了十几年的火星资料呢,还是承认龙国登陆火星成功。

    总之,米国现在,已经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回答一些火星上面带下来的东西以及勘测资料,这些都是机密,林院长不会多说。

    只说了,有了研究成果,一定会第一时间对外公布,不会像某些国家那样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某些国家,指的是谁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“大气呀,龙国真是大气!”

    “为了全人类的进步,龙国做的真的是足够的多了,就这样还被某些人污蔑是整治外交,真是瞎了眼。”

    “龙国一向有大国气节,对于有益于全人类的,不会不分享,或者以此来挣钱。身为龙国人,我骄傲!”

    “这是秦院士交代的吧,肯定是秦院士要求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院士真是心系于全世界人民啊!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把‘大气’打在公屏上!”

    “大气!”

    “大气!”

    “大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院长的话,受到了国内众多人的赞赏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人并不赞同分享,但是这么做自有龙国高层的目的,他们也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大气二字,他们也没落下。

    整个直播间,铺天盖地都是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平,正在南方的某个小县城,拿着手机,看着直播。

    “林院长在记者会上和记者的问答是越来越熟练了。”董楠凑过来,好奇看了眼,发现他在看记者会的现场直播。

    “整挺好,以后有这种事,就让林院长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,林院长跳坑里了?”

    董楠斜眼,发现秦平笑起来,有点小坏小坏的。

    可爱……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没看到林院长面对记者表现得这么好,如此人才,就是要发挥长处,不能埋没了。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院士,怕是你想的是,只要不是你去面对媒体,不管谁去都行,与人才没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咳咳,这一刀补得,跟林院长学的吧。

    “哎呀,s县真热啊。”

    秦平用手遮阳,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董楠连忙跟上,她手里有伞,给秦平撑上。

    之前让董楠收集,入夏以来,各地气温情况的新闻报告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县,白天气温四十几度,晚上直接降到了快零下。当时的新闻,没有提是哪个县,就让董楠去找。

    在天梭飞船正式飞行之前,她就已经查到是s县,只是那时要登陆火星没时间过来。

    这不登陆火星任务一结束,他就来这边实地考察来了。

    刚到这县城,就感觉像进入了火炉。

    天气预报显示,今天s县的气温高达三十八度。

    人走在外边,跟进入蒸笼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,县城的大街上,除了车子,一个行人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秦院士,这天太热了,晚点我们再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走了才几分钟,董楠已经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秦平也感觉到热,背心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宾馆,我去气象台看看。”

    晒一会儿,秦平还能忍忍,董楠就不行了,女孩子不经晒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董楠却是不愿意分开。

    这妮子,怎么这么黏人呢。

    本来出门时,秦平就不同意她跟来的,现在晒得脸都黑了,再晒下去,会蜕皮的。

    打了个车,直奔气象台。

    车里有冷气,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外地人吧?”师父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秦平纳闷,他们上车,可没在脸上写着他们是外地人。

    “本地人都知道s县最近太阳大,都不出门了,只有外地人才傻乎乎的出门晒太阳。”

    秦平没回,而是看向董楠。

    董楠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董楠用手扇着风,冷气也解决不了她热。

    “师父说你傻。”

    董楠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你傻,又不是说我。是吧,师父?”董楠鼓着腮帮子,可爱地向师父求助。

    “说你呢小伙子,明知道太阳那么大,还带着女朋友出门,晒黑了不心疼啊?”

    师父,给你点赞。

    董楠嘿嘿乐了起来,她听到‘女朋友’三个字,心脏突然开始狂跳,有些不敢看秦平。

    一是不知道他什么表情,二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秦平却不接这茬,而是道:“师父,要没我们这些傻乎乎的人,你怎么可能拉到客呢?”

    师父一时语塞,知道遇到对手了。

    这么热的天,出门的少,出租车的生意自然差。

    今天跑了大半天了,才接到秦平两个客人。

    听到秦平,没有反驳师父,说她不是他的女朋友,董楠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他是承认了吗?

    他是对我有意思吗?

    他要向我表白,我答应呢,还是答应呢?

    “董楠,你怎么冒烟了?”

    “啊,哪有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的董楠,像个蒸汽机,四处冒烟。

    到了气象台。

    秦平直接表明身份,顺利地见到了气象台台长。

    他到s县,没通知当地,不然又是一番热烈地夹道欢迎,劳师动众的。

    台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秦院士您到s县来,怎么不提前说一声,我们也好去欢迎啊。”

    台长很激动,秦平这样的大人物,每次到县城里来,他可是从来见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来了解s县的气候情况,没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秦院士想要了解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入夏以来,s县每天的气温情况,夜晚的气温情况。”

    台长马上让人去做了一份报告,事无巨细,两个月的昼夜气温写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在台长看来,秦平作为国士,之所以关心s县的气温异常情况,肯定是因为这与民生有关。

    不然,秦平搞科学研究的,关心天气气温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难怪能做国士,心系人民啊,了不起,了不起!”

    台长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秦平不知道台长的心里活动,专心看着报告。

    昼夜温差最大的时候,就是在7月2日那天,之前和之后的温差,都没有达到零下那么大。

    说明,这是偶然性事件。

    但是,秦平认为,这也是必然性事件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是个预兆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巨大的温差,从来没有出现过,在全球变暖的时候出现了,那说明绝对跟气候变暖有关。

    放在往常,大家只会当做奇观,热议一阵子,热度降了,就不会有人再关心了。

    可是在秦平看来,这就是全球变暖的预兆,整个地球的气温,出现了紊乱。

    未来,会不会有持续昼夜温差达到零下的可能?

    秦平猜测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甚至,会达到两个极端,一个是极热,一个是极寒。

    只不过只有这一天的数据,暂时只能当个参考。

    报告里其他的数据,没多少参考价值,无非就是天气持续高温,这在全国乃至北半球所有国家,都很常见。

    告别台长,秦平和董楠回到宾馆。

    “秦院士,我房间的热水器坏了,我想到你这儿洗。”

    “洗吧。”

    秦平还在翻气温报告,猛地抬头,不对劲……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